月隐苍山

这里浔苓/隐苍
没什么区别俩都喜欢就一起用了

专职吹我庙,鱼粉,
抱起小戴叶离就一个800米冲刺

cp杂食,什么都吃,3p以上及男你除外
目前主王喻,钟柳,肖戴等

会瞎几把写点东西,也可以瞎几把画两笔
脑洞多到爆,but懒
更文速度随爱豆,且日常手残

选择在南极圈燃烧骨灰

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欢迎各位指导

不撕逼,还是因为懒

所有文章都严禁无授权转载
文笔不好但请尊重一下

扩列尬聊调戏请走企鹅:2442588164

【钟柳】大音希声

*瞎几把乱写的戏•﹏•叶离视角

*《闪光少女》背景(?大概吧)

*后文及非非视角请不要心软的催更 @引羽断弦歌不辍 

*食用愉快

    刚一踏进教学楼,外面便下起了雨。开始还没什么感觉,可不过从大门到登记处那几十秒的时间里,倾盆大雨已然落下。砸在宣传栏上碰碰作响,大厅的地面上开始出现凌乱的湿漉漉的那种脚印。心里不由泛起一丝庆幸,自己这琴囊可是一点都不防水的。心里想着事,手上却不停,从管理老师手中接过琴房使用登记手册,只一次变翻到了那页,已经是很熟悉了。那页是2022琴房的登记页,扫一眼全是自己的名字,中间混了个“xxx班 柳非”。看到的时候不禁抬了抬眉也有人用这个琴房?不觉得又远又难找吗?自己那是因为乐器本身声音小没办法啊。利落的填上资料,还给老师后转进了走廊。 

 

   走廊的一面是窗户,透过可以看到通向这边的路,大雨使一个个奔跑的身影变得模糊不清,却仍可以想象出是多么狼狈。被打落的迎春和玉兰的花瓣埋过了泥土,不过也会被雨水冲走吧。只觉得一墙之隔却宛若两个世纪这是否便是几年前的西洋乐与民乐?是那段水火不容的时光?伴着耳边隐隐传来小号的长音练习交杂着竹笛的《梅花三弄》,一路瞎想着,不过几分钟也就到了2022门口。 

  

    低头抚开略长的刘海,握上门把轻轻一转,门开了。刚准备进去,突然听见有人在身后说了些什么,和着东西在地上拖的声音。想着这边没其他人,兴许是叫自己,就回了头。声音的主人是一位扎着花苞头的女生,看起来比自己小,应是学妹了。她拖着一个近2米长的乐器,正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,先前没听太清楚,想来是因为乐器太重想叫人帮忙吧。于是便露出一个练得极熟的官方笑容,问道:“同学,你,是需要帮忙吗?”她愣了愣,却答了句:“啊!?不啊,那个。。。学姐你是练完了吧?”声音是少女特有的清脆,似乎带着些兴奋,语速极快却吐字清晰,是同自己一样的北方口音。不过这次愣的却是自己了。脑海中想了好几种回答,最终说了实话:“我是刚到的,正准备进去练习。学妹没有看登记手册吗?”一提到“登”字,便看见眼前人灿烂的笑容一僵,接着掩面到:“啊啊啊!我忘了还有这事了!”说完就拖着乐器往回走。听了这话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,摇摇头在心里感叹这个学妹是有多糊涂。却在人还未离太远前对她喊了句:“那位学妹!你登记完在外面坐会吧,我不要连多久,背着那么大的乐器跑也是累啊!”听见远远传来一声“好”才进了琴房。 

  

    如果不是下周有一个汇演,自己会让她先练的吧,毕竟是个那么可爱的学妹。对了,她是不是就是那个柳非啊?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惊喜。架完琴,走到窗边与关小些窗户才发现雨已经停了,阳光软软的从树叶间滑落,带着清香落在琴谱上给“阳春”二字晕出了些微光。可惜窗外没有白雪相衬,却也是雨落过后的早春,浮动着层层叠叠的生机。 

  

    琴音里似乎多了些什么,大概是老师所言的心境吧。

*为南极圈做点贡献2333然鹅是拉低水平了(•́ω•̀ ٥)

*月考前一天还在写文我在干嘛啊orz

评论(4)

热度(19)